相关文章

给牛做“亲子鉴定”

给牛做“亲子鉴定”

咱想给牛做DNA“亲子”鉴定

金寨一老汉丢牛后,为证明牛是自家的想出奇招,因成本太高被劝不划算

为证明亲属关系去做DNA亲子鉴定,这个挺常见,可是你听说过有人为证明一头牛的归属,而要去做DNA鉴定的吗?3月9日上午,金寨县法院青山法庭公开审理一起不当得利纠纷案件,一位老农为了证明争议的公牛是自己的,提出要为公牛做“DNA”鉴定。

该案原告是金寨县花石乡50多岁的詹某,老詹两个多月前丢掉一头3岁黑色公牛,詹某诉称同村的陈某卖掉了自己丢掉的那头牛。这头牛在金寨县古碑镇牛贩子杨某家找到,公安机关通知牛贩子暂时不能杀此牛。詹某与陈某的纠纷经当地村委会与派出所调解,均无效果,便起诉至当地县法院。

庭审过程中,原告与被告均坚称那头牛归自家所有,并都能说出那头牛身上的一些细微特征。为原告作证的证人没有出现在法庭上,被告指出原告证人与原告是亲戚关系,原告所提交的证言可信度为零。

按照司法程序,法官要求原告一周内提出那头牛归自己所有的新证据,还可以申请对公牛做鉴定。原告当时就说鉴定就鉴定,他回去把“牛妈妈”找到,做“DNA”鉴定。但原告代理律师劝阻了原告,说对公牛做“DNA”鉴定,没有这样的先例,并且成本较高,大概需要一万多元,远远超过这头牛的价值,何况鉴定还存在失败的可能。最后法庭宣布如不申请鉴定,将择日宣判。